当前位置: 主页 > 足球资讯 >
足球资讯
推荐内容
热门内容
联系我们
电话咨询:18670727589
E-mail:xiaoqiping#vip.qq.com
地址: 光大发展大厦南栋29楼(候家塘南车站旁)

互联网平台为患者大大化解了就医难的消费痛点

作者/整理:admin 来源:互联网 2018-04-08

  现实中,新兴的互联网产业往往政策限制少,许多细分领域尚未形成政策门槛,已被嗅觉灵敏、反应奇快的“独角兽”冲得七零八落。如当初滴滴出行通过天价补贴,一夜之间闯入了垄断已久的出租车行业,最初一天烧掉的1个亿的补贴,迅速吸引了海量的消费者,1年内使其拉升至100亿美元市值的规模,等全国各地监管部门反应过来已为时已晚。从饿了么的角度来说,此前,张旭豪已经清楚地意识到,中国外卖市场的问题不再是砸钱就可以解决的,在2017年初,他对外界表示,“未来将会是一场资源战”。在去年4月份,张旭豪还指出,由于相对低频,30万亿体量消费品市场,一直远离外卖市场,但他认为,随着在线外卖和即时配送体系的成熟,大规模渗透消费品市场的战略机遇已经到来,饿了么将进入比外卖更为巨大的这个30万亿体量消费品市场。显然,进入阿里新零售的版图,是饿了么获取更多线上、线下资源,进入30万亿的消费品市场的最好方式。
 
  互联网公司之所以“会”这么做,还是因内心遏制不住的对利润的渴望,从而不顾商业伦理的底线,玩起了“杀熟”的古老勾当。事实上,互联网“杀熟”的与传统经济的“杀熟”并无区别,本身体现的就是一种滞后的商业文明,反映的是一种落后的商业伦理。
 
  而互联网公司与平台之所以“能”这么所,还是因为技术提供了便利。在互联网上“杀熟”,首先需要详细的数据分析,平台或者公司要对用户的消费习惯、消费能力、行为偏好等“了然于胸”,这显然就是大数据的强项,做到这些犹如探囊取物。
 
  其次,互联网“杀熟”还需要一个“一对一”的封闭空间,消费者只了解商品对自己的定价,而并不知道其他人的定价。线下消费,商家要做到统一标价,起码在同一区域内,同一款商品的定价是一样的。而互联网时代,每人一个手机,谁也不会没事去看看别人的手机这款商品如何定价,这也就给商家的“杀熟”埋下了伏笔。
 
  消费者对大数据“杀熟”为何这么愤怒?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感觉受到了背叛与欺骗。本来嘛,消费者选择成为一家企业、一个电商平台的会员,是为了享受到会员价与vip服务;特别在对品牌形成黏糊度之后,会产生路径依赖,想都不想就会下单。结果,精明的商家却根据大数据的筛选功能,在充分了解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后,对“熟客”定出了一个更高的价格。这等于是利用了消费者的充分信任感与忠诚度,狠狠地摆了“熟客”一刀,这事搁谁身上也气。
 
  从饿了么的客户的角度来说,目前,国内餐饮供应链品种复杂、交易环节多、供应商小而散的局面。随着阿里与饿了么各项业务的深度整合,零售通等服务的注入,餐饮商家将享受到优质得多的餐饮供应链、数据打通之后,甚至能得到更好的金融服务。
 
  对阿里说,正如其CEO张勇表示:“依托外卖服务所形成的庞大立体的本地即时配送网络,将成为广大新零售场景下必需的商业基础设施。”张勇的话,是对此次收购最好的总结。阿里一直在布局新零售的线下端口,有了饿了么庞大的外卖团队,阿里新零售版图中,“线上下单门店发货二小时达”等服务就有了更好的基础设施。所以,不论是为了口碑本地生活服务更加完善,还是为了阿里新零售来布局,阿里很有理由去收购饿了么,换一个角度,也是饿了么价值的最大程度的发挥。
 
  一个商业生态,到底是用松散的财务投资、流量连结起来,还是用大股权、全资、统一的数据接口,甚至交错的人事组织构建起来,取决于这个生态中,各个个体之间的共生关系的特点,也就是说,交易成本、频次、信息交换的程度。交易涉及到的数据、信息、频次越大,那么,就需要用更紧密的连接,以及更强势的主导。
 
  与线上游戏不同,实体的零售场景,消费者的需求非常复杂,从颜色、尺码、到新鲜程度、到配送、到促销,这中间涉及的数据、场景、乃至人与人的互动都非常多。
 
  某种程度上,外卖也算是一种实体零售消费,外卖流程中不可控的突发环节非常多,正是有着对线下复杂性的经验认知,使得张旭豪能够认识到零售生态需要紧密连接与强势主导,才能应对复杂的线下场景。
 
  浏览各种“独角兽”公司的榜单,无论是胡润研究院的排名,还是近来出现的中关村管委会的统计,或是媒体制造的榜单来看,它们都呈现出一个明显的现象——扎堆出现在互联网经济当中。相比而言,传统产业、实体经济中的“独角兽”数量稀少。
 
  如,胡润评出的“2017年独角兽企业TOP10”中蚂蚁金服、滴滴出行、新美大、今日头条等就有7家明显带有“互联网+”属性。中关村管委会统计出的164家“独角兽”公司多数都与互联网经济相关:其中电子商务多达33家、互联网金融21家;在众多“独角兽”中,互联网金融领域估值最高、为1592.7亿美元,占总估值的25%;即便是传统产业如大健康、教育也以春雨医生、VIPKID这种网络平台公司的形式上榜。
 
  有人说,“独角兽”是嚼着垄断者的骨头开始成长的。不难发现金融、医疗、教育、公共交通等依赖牌照作为门槛的行业诞生出大量的“独角兽”公司。以往这些具有垄断性质的产业凭借政策门槛、牌照限制,形成了坚固的行业壁垒,产生出令人垂涎的垄断利润,首先吸引了“独角兽”蜂拥而入。
 
  滴滴出行、春雨医生、支付宝等一大批新兴公司闯入长期垄断的产业,疯狂抢夺着高额的行业利润,助其迅速成长为体型硕大的“独角兽”。一再突破政策禁区,“独角兽”一面心里窃喜一面心里打鼓,就连马云也曾试探性的公开表示,“如果国家需要支付宝,我会把公司送给国家!”
 
  “独角兽”公司扎堆出现在虚拟经济,一方面是因为互联网产业政策限制少,得以进入垄断行业获取高利润;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虚拟经济普遍具有轻资产、低成本、高弹性等特征。
 
  一个布局在传统产业、实体经济的企业要想在短时间内崛起,成为行业的“独角兽”,往往需要土地、水电、原料、物流、销售网络、产业集群配套等诸多现实条件,甚至许多制造企业只因交通运输“治限治超”、环保排放没有达标,就会被罚上百万千万。所以,一个实体企业在行业内崭露头角通常要经历十年以上的艰辛创业。
 
  反观互联网产业、虚拟经济,由于不像实体经济那样受各种投入要素等资源、生态环境与技术创新的限制,常常只需具备了人才、技术,再加上一个创新型的商业模式,就能吸引大笔资金,借助互联网在短短数年内迅速蹿红,估值高达数十亿。
 
  难怪业界普遍认为,正是由于虚拟经济、互联网产业具有成长快、成本低、利润高等特征,才造就了大量“独角兽”,呈现出扎堆聚集的现象。
 
  集中消费领域
 
  有人曾拿中美两国的“独角兽”做比对,结果却发现,中国“独角兽”多集中在消费领域,美国的“独角兽”多聚集于科技领域。
 
  大量中国“独角兽”的诞生是以互联网等新兴科技为平台满足、挖掘用户日益升级的消费需求,集中在吃喝玩乐和衣食住行等日常消费领域。有统计称,中国来自消费、商业服务相关行业的独角兽占全部独角兽的60%以上。而美国独角兽则多集中在以技术创新为主的人工智能,大数据,云计算以及医疗保健等领域。
 
  中美“独角兽”这一差别也折射出两国正处于不同社会发展阶段。早在十年前,2008年美国人均年收入已达3.76万美元,如今已然经历了消费升级阶段,率先提出了“工业互联网”战略,开始进入科技变革时代。由此,美国“独角兽”多聚集于高科技领域。